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中国梦很原始   

2013-04-01 03:29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都说十六岁是做梦的年龄,我十六岁也快举办三十周年庆典了,可依然春梦有痕。

我这个特性,说好听点叫童心未泯,说难听点叫老不正经。如何判断,得取决于你是爱我,还是很爱我。

我最近的梦,完全源自网络的忽悠,我看大街小巷都在谈有关“中国梦”的话题,便想,俺尽管身居荒郊野外,可好歹也算中国人,说什么也得梦一把。

我就这个祖传德行,好凑热闹,人多的地方,你总可以看见我端个饭碗,滔滔不绝的雄姿。

昨日去学校,看到同学们也在谈这个梦,听听他们的演讲报告,都挺崇高的。一个个都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的范家子孙。就连一个在网吧打CS比在课堂受教育还多的宝贝,也咬牙切齿地扬言: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努力发奋。

对比他们,我挺没出息的。我发觉自己一点舍生取义的豪情都没有,我的“中国梦”简直处于“初级阶段”,说白了就是:

吃得好,睡得安,死得踏实。

别笑我,真的,我就这样一个胸无大志的老爷们儿,你们不能对我要求太高。我从没有祈求过自己的墓碑上也刻上“生的伟大,死的光荣”八个金字。我其实早想好了,以后自己的墓志铭就是一个麻雀,麻雀的背上写着几句话:

“轻轻地俺来过这个世界,俺又轻轻地飞去。俺摸一模肚皮,天啊,只吃过你们几颗麦粒!”

这就是我一生的写照,很老娘们儿气吧?可这怪我吗?我早被大量的社会现实,磨去了欲望和野心。

闲话不唠,继续扯我的“中国梦”。

先说“吃”吧,就这一个“吃”字,让我提心吊胆了三十年。(之所以说三十年,是因为我三十年前根本就没吃饱过!悲哉!)

我命贱,山珍海味都不爱,早上起来就想吃根油条,可一不小心那玩意竟然是地沟油炸的。喝杯牛奶吧,据说也是三聚氰胺改良的。我想喝点从香港买来的奶粉,还得冒着走私坐牢的风险。

我有时自个瞎琢磨:咱从香港带回两罐奶粉算走私,要是他们从大陆带去两罐奶粉进香港,算不算贩毒?

好吧,为了健康,早饭我就不吃了,根据目前情况,少吃一顿饭,就等于少上一次火线,安全系数会大的提高。同时,按“中国首善”陈光标大人的意思,少吃一顿饭,还能为国家节省粮食呢,还可以省出巨额美金去支援朝鲜人民呢。

我中午吃的也简单,海带烧肉,外加一碗白米饭。米饭闻起来很香,但说不定就含有霉菌毒素。肉吃起来水嫩嫩的,估计是麻烦屠夫大人兑了三分之一的自来水。

当然,最近传说被冻死了十万头猪,其遗体从嘉兴通过水路,已经漂移到上海了,这猪肉的前身,会不会产自于长江?取代了河豚的地位?

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,既然猪肉来历不明,咱就不吃,就吃海带吧。但昨天听一个姓张的将军说,中国的海带还有抵制美国军舰入侵的作用,我的胃,便困惑起来:我这样猛吃防御性武器,会不会有卖国之嫌?

心乱则味败,你想,这顿饭我还能吃的香吗?

所以,我的第一个中国梦就是:地沟油不进肚子,死猪肉远离厨房,奶粉不需要走私。

 

睡得安是我第二个梦。

我睡眠一直不好,经常十点上床,到十二点还在被窝里折腾着。(严正申明,当时被窝里就我一人在折腾,不要乱联想)。

医生朋友告诉,睡不好,主要是你操心的事多,你小子就爱胡思乱想。

不错,我是爱操心。首先,我挺担心自个住的这个楼,会不会半夜三更“啪嗒”一声把我活埋了。

不要说我杞人忧天,在中国,一切都有可能。

走路走的好好的,桥塌了;坐车坐得好好的,车翻了;乘船乘得好好的,船沉了。前两天我还想,以后出门就步行,遇到桥就直接游过去,总该没事了吧?

可不行,刚看到一个消息,说深圳那地方马路也陷下去一大块。一个自以为人生很安全的保安先生,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人间了。

天啊,整天生活在这种危机四伏环境中,我就是一顿吃四颗安眠药,也睡不安稳啊。

何况,我也知道,就连这种随时会塌陷的房子,也不是每个工薪阶层可以卖得起的。北京四环外的一个小套,简直比华盛顿郊区的别墅还贵,可我们这大学毕业的孩子,干一辈苦力赚的钱,却抵不过美国菜农十年的薪水,我们拿什么来买房?

同样是人,为什么就差距这样大呢?老子生一个黑头发、黄皮肤,就活该命比他们贱一点吗?最可气的是,俺都混成这模样了,你还好意思舔着脸问俺:

你幸福吗?

说实话,俺四肢健全,不呆不傻,本来挺幸福的。可一想到这个房子,俺就不姓傅,俺就改姓焦,焦头烂额的焦。

 

第三个梦,是死得踏实。

人总是要死的,这也不是坏事,在这个并不公平的世界,死亡是唯一的公平。

达官显贵和我这个乡野村夫一样,迟早都要去阎王爷那里办永久性“绿卡”。这一点,即使你后台再硬也不行,别说你爸是李钢,就是李金、李铜、李钻石,都躲不过阎王爷小手一招:

“老杨,到你了。晚上来打牌,三缺一。”

人死如灯灭,但习惯上总要建个坟啊墓啊什么的,总想在这人间留点痕迹。这没什么不应该的,我们不是伟人,没必要把骨灰撒在祖国的大好河山,祖国的山山水水已经被磷肥、钾肥滋润遍了,不缺我们这点有机肥。

红楼梦上说,“纵有千年铁门坎,还需一个土馒头”。不错,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土馒头,不大,一平方足矣。

可就这一平方,在当下也是奢望。说不准哪天,有关方面就把你这“土馒头”斩草除根了。

这年头,发展就是硬道理,在促进GDP这个大幌子下,活人的房都随时会拆,何况死人的墓?前些日子,河南周口、商丘的一大片坟墓,不就是给那些大小公仆们挖了个一马平川吗?

可见,死得踏实,有时候也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奢望。

 

我出生在平民百姓之家,不能混同于领导干部和豪绅巨商的觉悟。父母自小教育我要“知足长乐”,“随遇而安”,要做个不给政府添麻烦的“本分人”。所以,我的中国梦,即不谈什么“民主自由”,也不谈什么反腐倡廉。我渴望地,就是和我祖辈们一样,有滋有味得活着,两亩土地一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。别的,在我看来,都是裤裆里面拉二胡,扯蛋的事。

打开电视,那玩意里面也在谈中国梦,一个怎么看都像打过鸡血的专家眉开眼笑地告诉我们:几十年后,中国经济总量将达到世界第一,未来的地球,将是中华民族的天下。

嘿嘿,亲们,那是你们的梦,和我无关。

中国经济实力不是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了吗?可又怎么样?我的学生依旧买不起住房,我的老娘依旧拿着一千多块钱的退休金去买毒牛奶喝吃,我的邻居上街做点小生意,依旧被城管撵的像兔子那样乱串。。。。。

够了,我不想听了,也不想说了,我累了。

亲们,今天是愚人节,我们不要再去做梦,好不好?有这个功夫,做事去,好不好?

  OK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490)| 评论(8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