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迫不得已成了“老赖”   

2013-01-23 14:46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我不算穷人,真的,我不穷。

尽管我口袋从没装过大把大把的红票子,可照样吃喝不愁。比如猪肉都十六块一斤了,我买起肉来,却从不含糊。

“老板,来五斤!要有肥有瘦的!”。我就是这样彪悍!抖着一张新灿灿的人民的币,很傲气地站在猪肉案前,享受着有钱人的尊严。

我过去更象暴发户。那时候地无一垄,车无一辆,钱都在家里搁着。记得有一次,大约十年前吧,我晚上睡觉,听到床下有耗子闹,就拿竹竿去打,结果,老鼠没打到,却打出一捆钞票,至少二万。

这钱估计是自己睡觉时候掉下去的,时间长了,便忘记了。

本来我会这样财大气粗的滋润下去,可有一天,一个印度的大老板来找我,他说像我这样的高人如不发达,那真是对不起我这张圆乎乎的胖脸了,他决定投资三千万,帮我成名、成家、成财。

我起初不信,可没个把月,他竟然真打了两百万给我,还带来一个团队,说要打造我成挥金如土的艺术大师。他催我快动手,赶快买地、盖房子建一个自己的画院,他说,你只管画画,钱的事不用担心,有我呢!

话说杨林川尽管一向自吹清心寡欲,视金钱如粪土,可真看见两百万,我还是红了眼睛。我把所用积蓄都拿了出来,又东借西筹,总算买了一块地,盖起了两栋大楼。

我相信这印度哥们很快会打几千万给我,让我过一把高富帅的瘾。我还打算有钱就去整容呢,让我那对从小就像金鱼似的眼泡,变的比贝克汉姆还性感。

但天下的事,总是出人意料,当我所有的工程都如期开工后,我这个哥们的文化公司竟然倒闭了,他要去美国避难。

临行前,他除了再三对我说sorry,就是一个劲地给我吃空心汤丸,他说不要怕,要相信他,他总有一天会帮我实现梦想的。

印度人表示肯定的时候喜欢摇头,但他头摇的越凶,我心里越没底。

果然,从此我再也没有他的消息,不管我如何寻找他,此人都像人间蒸发一样。我有时想想也困惑:难道这个人老兄存在的目的,就是投资两百万把我送上火炉去烤吗?

画院盖好了,我欠下一千五百万的工程款。说实话,一想到这个数字,我就要疯!!我现在除了讲课、卖画,我没有一分钱收入,我拿什么还债?!我又是近视眼,想上街捡钱也看不清楚啊。

要是早上二十年,我说不准就上非诚勿扰找个富婆“嫁”了,可俺年近半百,儿子都可以娶老婆了,我还有什么资格舍身取财?富婆们再缺爱,也不会找我这个二号老头子回家做爹吧?,

有一段时间,我只要闭上眼睛,眼前就飘动起钞票,那一团一团的人民币,像蚊子似得在我耳边乱哼。我的头发一夜间白了许多,我没任何心事画画了,我就想去画人民的币。

我不敢接电话,不敢见人,我一听到脚步声,就怀疑那是建筑公司来要帐的!

迫不得已,我把自己的住房卖了,还了一半工程款。剩下的钱,我只好撕下所谓艺术家的嘴脸,厚着脸皮学起了“老赖“”,整天绞尽脑汁地和大小债主们穷对付。

我有个老大姐叫李元华,是歌剧《白毛女》的主角,她的手机彩铃就是“北风那个吹”,因为这个缘故,我很少给她打电话,我总能在那段凄惨的旋律中,感受到杨白劳的心酸。

上帝啊,菩萨啊,默罕默德啊,我就是杨白老杨大爷啊,你们为什么不救救我?

唉,我这几年特别怕过年,因为一到雪花飘飘的年关,就是黄世仁们临幸的日子。

比如,根据协议,去年春节前我要还人家280万工程款,可我倾其所有,也只能拿出110万。对着账单,我愁的饭都吃不下。

我后悔极了,人家杨白劳还有喜儿可以抵债,我可怎么办啊?早知道有今天的局面,我二十年前就生个女儿了,也省得我这样走投无路。

我先给最大的债主,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总打了电话,我低声下气地说请他安排时间,我想请吃饭。估计人穷志短,我过于卑谦的语调,让他明白了什么。

他主动说,年底忙,吃饭就算了,春节期间大家喝酒吧。至于工程款,有钱就结一下,没钱,就以后给吧,都是老朋友,不急。

谢天谢地。我顿时感觉一个大石头落了地,暗暗吐了一口气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估计是虚荣心作怪,我竟然相当无耻的装出不差钱的样子告诉他:钱我倒是有点,就是还有别的安排,非常感谢他的理解,但我不会欠很久的,而且,所欠款项,我会算利息给他。

老总客气几句,他知道我这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,也没和我一般见识。

我把手中的钱,付给了另外几个工程队。但想付清,还是不可能的,所有债主都打七折支付,剩下的钱,我只能厚起脸皮和他们说,对不起,老总们,等过了节再说吧。

大家知道杨林川是个穷画家,的确已经弹尽粮绝了,再逼我下蛋,也下不出什么蛋白质了。所以,他们也没说什么,基本上拿到钱,就客客气气地回去了。其中一位,还要求我给他写个书法条幅,说带回去珍藏。

我心想,还珍藏什么呀?你那儿不是已经珍藏了我一张欠条吗?

我很认真地写了点吉祥话,选出满意的,送给了他。

只有一家水电安装公司,付了二十五万,还差十万。他们抱定了不拿到全款,绝不收兵的宗旨,非逼着我把这十万块立刻给他们。并嬉皮笑脸地扬言,如果不给,就组织男女老少在我这过年。

我给他们老总打电话,但电话打了几遍,对方就是不接。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委屈极了。我有点恨那位将我推上火坑的印度哥们,兄弟啊,你这二百万,让我感受到巨大的耻辱,你知道吗?

我知道今天不给钱,对方这些人是不会离开的。我把司机喊来,让他去找我妈把老人家留着过年的两万块借来,我又摘下自己祖传的手表和戒指,让他抵押给一个在赌场放高利贷的小混混,借点钱回来。

司机看我要去借高利贷,吓得连连摆手。我很生气,唉,这兄弟跟了我近十年,怎么还不知道我的脾气?我老杨什么时候受到人家这样的威逼?此刻,别说高利贷,就是卖血,只要能还清这些人的债,我也愿意!

钱拿到手,我立刻付清了他们。说也好笑,这些人刚走,水电公司老板竟然来电话了,说他的部下都是大老粗,不懂事,让我别生气,那十万块先退给我,以后再说吧。

我笑笑,谢谢了他的好意。毕竟,欠债还钱,是天经地义的事,没什么懂事不懂事的。你们逼债,是本分,我必须还;你们暂时不逼,是情分,我感恩。

我不傻,我分的很清。

就这样,我喜怒哀乐、手忙脚乱地纠结了一天,总算把讨债大军打发了。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尽管身无分文了,但想到债务又还掉一些,我还是开心起来。

我疲惫的去食堂吃饭,想今晚早点睡觉,渴望一夜好梦,让我灿烂地笑一次。

可刚走进食堂,看到做木匠活的老王,我的心猛然收紧了,天啊,我想起来了,这老兄的帐我还没结呢!

晕,我太他妈的粗心大意了,刚才为什么不留下一点钱给他?我谁的钱都可以欠,也不该欠他啊,这家伙是个老实人,在我这干活规规矩矩的,不就为了得到一点可怜的报酬吗?

我心不在意地吃着饭,一边想着办法。

“王师傅,我欠你多少钱?”我小心翼翼问他,深怕他说出什么天文数字。

老王憨憨一笑:“杨老师,什么欠不欠的,也不多,不到三万吧。”

哦,三万?我苦笑一下,是真不多,他都干好几个月了。可眼下,我连三百都拿不出。

我一边食不知味的吃着饭,一边想着搞钱的办法。

大概我的窘态让老王看出了什么,他倒安慰我:

“杨老师,你不要急啊,我现在要钱也没用,你以后有了再说吧,我回去后,你随时可以打我卡上。”

卡?!他这一说,我立马有了主意。我很果断地告诉他,没事,我有钱,明天给你!

我想起自己刚刚办了一张金卡,可以透支五万。我还没有用过,这次,不是可以用他来救救急吗?

第二天,我很顺利地托朋友刷出了几万块,除了还清老王的工钱,我也留了点给妈妈过年。

我有一年三十晚上,口袋仅仅只有三十二块钱了,对比过去,我去年也算过了个肥年,毕竟,俺那早已习惯空空如也的口袋,还是有很有几张百元大票的。

有钱,有酒,有肉,有画院,夫复何求乎?

哈哈。

 

 

附:写了半天自己丢人显眼的事,下面,发点让我变成杨白劳的画院给大家看看吧。我用自己的心酸、汗水和一种信念,非常简单地打造了这个画院,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将打开院门,欢迎各位的到来。

 

图一,画院唯一的交通要道,除此之外,没什么正经路了。


大厅一角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
大厅另一角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 


被浓雾气锁住的画院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 


我和朋友们亲手打造的小石头桥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 


油画展厅 完全展出我的作品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 


国画展厅,主要展出朋友们的作品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 


很私密的电影室,可以看新闻联播和色情片,也可以唱卡拉什么的OK
我迫不得已成了鈥溊侠碘

我自给自足的小菜园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448)| 评论(10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