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时候我是尿床大王  

2012-06-01 03:12:2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今天是儿童节,我作为资深儿童,决定抽根烟,喝杯酒,庆祝下这个久违的节日。

不知道儿童的定义是什么?我翻阅资料,找不到官方的说法。

官方只是说还需要吃奶的孩子叫婴儿。但这个定义很不靠谱,好多男人三十四岁了,还在吃奶,尽管这两者目的不一样,但吃奶的技法,也没什么差距。

有人说好像十三岁以上就不叫儿童了,如果这个逻辑成立,我脱去“儿童”的小红帽大概三十多年了。我今年四十五岁,这个年纪很尴尬,当爷爷嫌早,当鸭子嫌老,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。回想走过的岁月,我摸着良心发现,其实人的一生,最好混的日子,还是儿童时代。

念书的时候太苦,起五更爬三夜,就为了谋张文凭。

工作了也苦,早八晚五,操着美国总统的心,赚着那点买白菜的钱,还时不时被大大小小的领导们当孙子使唤。

再大一点,更苦了。娶妻生子,养家糊口,细细想来,真没有做过一件随心所欲的事。

随性所欲的时候有没有?有!那就是在撒尿和泥巴的童年时代。

遥想三四十年前,那些日子才叫自由,想撒尿就撒尿,想说话就说话,根本不用憋。不像现在,被人敬称为成熟男人,但成熟的定义,不过是有了能憋尿和憋话的才能而已。

我估计自己再过三四十年,这个才能会打点折扣。到时候怕只能憋住话,却憋不住尿了。真的,我认识好多老先生,名声赫赫,气宇轩昂,但唯一的遗憾,就是前列腺有问题,

只要多喝点水,那裤裆总是湿漉漉的。

我有个画家大哥,刚刚七十,他有个外号叫“穷摇”,就因为他憋不住尿,老爱上厕所,尿完了,还总是不彻底,每次都站在小便池前面晃动半天。我们同情他,他倒很乐观地打趣自己:

“唉,年纪大了,没办法,我就这毛病,撒完鸟要摇半天,穷摇啊。”

呵呵。

这不丢人,这只是生命历程中经常会有的插曲。没有这个插曲,那衰老也就没什么新鲜感了。

听我妈说,我小时候是尿床大王,白天只要疯一点,那晚上自然水漫金山。南京人管这个叫“画地图”,每天我妈把床单拿出来晒的时候,就标志着我又一副杰作诞生了。

曾经有记者问我,从小有没有什么绘画的天赋,当时我很谦虚,说没有。但,这个其实可以有的。我百年之后,有研究“杨学”的人不妨从杨林川尿床的天性入手,写一篇涉及医学和艺术的论文。

当然,我习惯尿床,都是我妈告诉我的,在我自己,并没有这样的印象。我只记得,小时候老做一个同样的梦:

尿急,夹着腿到处找厕所,可每个厕所都关门了,好容易找到一个,我便迫不及待地冲进去,于是。。。。。。

我在介绍自个家事的时候坦白过,我出生在一个大杂院,整个院子只有一个男女合用的厕所。厕所没有门,男人们上厕所前都会高声大吼:

“里面有人吗?!”

要是无人回答,或者回答的是另一个男人,自然可以冲进去发泄。但要是响起一个急促的女声“有!”,那男同胞只好愁眉苦脸地提着裤子等在外面。等长了,男人还会压低嗓子催促一下:

“二姐,你快点呀,我还没吃早饭呢,等着上班。”

我小时候有项很重要的使命,就是早上起来去厕所打听消息,如果没人,我就冲着家门大喊:“姐姐,厕所没人,你快来啊”。

要是有人,我就站在门口排队,一直等到里面的人出来了,我就召唤家人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回想童年往事,我脑中第一浮现的就是厕所。我想起那个小小的我,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油条,一边很耐性地在厕所门口排队。

毕竟过了近四十年,小时候的事大多忘记了。除了厕所,我还记得家门口有棵桃树,每年春天,桃花把院子染得粉红,我和小朋友们便在这桃花下玩太平天国的游戏。

这个游戏就是划拳。石头、剪刀、布,谁赢了,谁就用树枝在地下画上一划,谁先划出“太平天国”这四个字,谁就是赢家。

那时候的小朋友都革命的很,他们上学认识的第一批字是毛主席万岁,我比他们启蒙的早,我认识的是“太平天国”。后来,这四个字让我在刚入学的小朋友面前,很有面子。

小时后,自然是买不起什么玩具的,但我父亲手巧,他叠了很多纸船,纸飞机,纸手枪,还为我做过一个很大、很大的可以拖着跑的纸兔子。

这些纸质的玩具,带给我一个非常快乐的童年。

今年清明节,我在父亲的坟前烧了很多祭品,纸房子、纸轿车,和一对纸人。烧的时候,我想:老爸,小时后,你为我做了好多纸玩具,今天,我烧给您的这些纸东西,也会给您带来快乐吗?

我是个没有什么物质欲望的人,但小时候,还是有个天大的愿望。

我想要一块手表,一块玩具手表。

同院的孩子建建是我的小哥们,他爸爸是船员,给他买了一块塑料玩具手表,戴在建建的手上,神气得要命。那时的孩子,大多是用圆珠笔在手腕上画一块手表,健健的玩具表,属于鹤立鸡群。

    我很羡慕,做梦也渴望有一块,但我知道,我家能吃饱饭就不错了,怎么有钱买这个玩具呢?

有一天,奶奶带我去夫子庙玩,我看到地摊上有一种腊做的手表,两毛钱一块。我就哀求奶奶为我买了一块。尽管这个腊表和健健的玩具表不可同日而语,但在我,那份快乐,一点不少。

我很兴奋地把腊表戴在手上,到处向小朋友炫耀。傍晚的时候,我一直焦急地站在院子门口,等候爸爸妈妈回家,我要向他们炫耀我的宝贝。

可不料,爸爸看到我的腊表,脸一沉,就凶狠狠地命令我把表摘下来。我不肯,爸爸一把抓过我的胳臂,把表扯去,摔在地下,并踩碎。

望着被碾碎的腊表,我嚎啕大哭,我想去捡起那破摔的表,可又不敢。

爸爸走进里屋,我听他恼怒地对我妈说:

“妈的,老子都没有手表,他戴这假表,不是让我给人家笑话吗?”

妈妈什么都没说,只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写到着,我有点伤感。我忽然发现我快乐的童年,其实还是有点不快乐的记忆的。好在我命好,托生在一个把我当心肝宝贝的人家,爸爸妈妈没有给我买那块玩具表,可他们,却把自己所有的鲜血和生命,都给了我。

此刻,夜深了,我的眼睛开始打架,我渴望,今夜有梦。

梦中,我要回到四十年前,爸爸妈妈还那样年轻,我依旧无忧无虑地在那树桃花下,玩我的太平天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02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