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是个很小气的男人  

2012-05-30 03:46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兄弟阿宝给我做了人生总结,他在历数我邋遢、脏、贪婪、好色等十大恶状之后,也安慰性地夸我:你还是有点优点的,比如,很节约。

我是不经夸的人,他一句“节约”的好评,让我全身发软。尽管,我知道这个“节约”其实是“小气”的另一种说法。

  我承认我很小气,对自己对他人,我都算比较吝啬的。比如前段时间请阿宝吃饭,我请他吃了炒饭,请自己吃了锅贴,两人化了16块,也整了个肚滚腰圆。

我的衣服,没有超过两百块的,特别是夏天的行头,我依旧穿着三年前的旧装。这两年生活条件好,我的肥肉长的比国家GDP都快,所以,什么衣服都变小了,穿在身上,透着性感和肉感。

半月前,在北京开会,著名歌唱家李老师对我说,小杨,你怎么穿着个避孕套出门?

当时不懂她的意思,后来照照镜子明白了:衣服比身体小了两号,裹得上身膨胀欲裂,把寸衫绷的挺直且透明,也别说,还真有点避孕套的意思。

但她的话不能去细想,一细想就悲哀。如果衣服是避孕套,那我的身体不就是。。。。。。。

靠!

这样写,绝不是哭穷,杨老师不算财主,但家里多少还是有点余粮的,再穷,买几件不像避孕套的衣服,足足有余。

但问题是我不喜欢穿新衣服,刚买来的衣服,穿上去总觉得刺痒。大衣柜里还有几件没有拆封的服装,有买的有送的,还有开会发的,儿子嫌这些衣服土气,我却嫌它洋气,没办法,只好放在柜子里,颐养天年。

至于舍不的吃,也是谣言,杨老师一百六十斤肉,斤斤货真价实,不吃,哪里长出来的?

但我怕吃饭店的宴席,一群人坐在那里,各怀鬼胎,都不要命地劝别人喝酒,再好的菜,吃到嘴里都一个味。这样的场合,我是能不去就不去,更不想掏钱请客。

说实话,我宁愿把酒席折成钱向人家行贿,也不愿坐在饭店演戏和受罪。

我喜欢的吃,是和一两个朋友,坐在大排档或者小饭馆,一腕米线,一块大饼,几串烧烤,就着二两白酒,无拘无束的吃着喝着,我觉得,这才是生活。

它真实,也便宜。

但要命啊,我这个习惯,给我带来了小气的评价。

我其实不小气,真的,我只是不喜欢挥霍和浪费而已。前几天接待台湾艺术家,晚饭后有活动,时间太紧,领导吃两口就要求我们上车。看领导出门了,大家伙也跟着出门,一大盘点心上来都没人碰,我看着心疼,就跑回去把各桌点心收集起来。

我打包耽误了点时间,上车的时候,领导的鸟脸拉的有点长,我看都不看他,我想,我也不拿你工资,你给我看什么脸?我坐在他后面,拿着一个蛋挞津津有味的吃着,还吧嗒出声音,我就故意馋他。

同行的朋友笑话我,说我给大陆艺术家丢脸。可没一会,他们一个个问我要的吃。倒是那个领导,人家很有气节,愣是不向我开口。

好,你不开口,我也不投怀送抱,我一边和同行们热火朝天地交流着点心的味道,一边悄悄滴窥视他的神情。

说实话,不佩服他不行,我穷折腾了半天,就希望他主动开口向我讨一个吃吃,可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,纹丝不动。唉,不愧是特殊材料做成的,涵养啊。

点心实在太多,我家这两天早餐和宵夜都不用买了,这不,我现在一边打字,还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着榴莲酥。

真香啊,各位,你想吃吗?

。。。。。。

有时候,我也奇怪,自己为什么这样小气?后来想想,估计和咱的家庭出生有关。我穷惯了,即使有钱,也不舍得乱花。

我父母都是老百姓,工资很低,还要养活全家五口人。小时候的记忆中,他们老是在为缺钱吵架。我妈妈很会过日子,一分钱要掰三半化。我爸爸倒很大方,但永远没钱。他有句名言:“做男人,口袋中一定要有十块钱”。

但我很怀疑,在我十岁前,他口袋是否装过十块钱?

上小学的时候,爸爸经常问我,有零用钱吗?我不管有没有,都说有,因为我知道,即使没有,告诉他又有什么用?他也是个穷人,除了给他为难,还能怎么样?他或许会找我妈为我要,但那,又会是一场争吵。

我很同情妈妈,她是当家人,她要用这些微博的工资喂饱全家的嘴巴,还要供我们读书,她很难。

后来,爸爸知道我这个特性,就让我把钱拿出来给他看看,时间长了,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,口袋永远有五分钱不敢花,这钱,就是留给我爸爸看的。

我怕他和我妈吵架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我给儿子的零花钱以前一直是两百块,到了17岁,增加到四百块。今年,因为他很快就要去美国读书了,我希望他能和儿时的朋友们多交际下,就给他涨薪到六百块。

前两天,我忘记给他钱了,他也不好意思和我说,就委托阿姨向我讨薪。据阿姨转告,儿子再三再三地告诫她:

“你和我爸爸要钱的时候千万要客气点啊,委婉点啊,我爸爸要没有钱就算了,你千万别催他。”

听阿姨说完,我很高兴儿子的董事,但也有点难过。

我怎么会给儿子这样贫穷的感觉?难道,我在儿子心中的印象,竟然也是父亲在我心中印象的翻版吗?

我在反思:我这个小气的习惯究竟好不好?我做的是不是有点过了?毕竟,饥寒交迫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,一味的节约,是不是已经成了一种恶习?

我困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825)| 评论(17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