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和我的 模特们(三)  

2012-05-10 13:37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前文写了紫薇和小宝。发表前,我把有关段落给了他俩。小宝好说,人脸黑,自然皮也厚。可紫薇好歹是个女孩,我怕给她找麻烦。

紫薇说,杨老师,我看个什么劲儿啊?我就怕看字,您随便写,没事。

我劝她,让你老公看一遍吧,省的小两口闹矛盾。

紫薇在Q上给我发了个大笑的表情,说:他?他敢闹矛盾?您就多余问。

我叹了口气,在心里祈祷,我儿子千万不要找到这样的女孩啊,这美女娶回家,不是给自己找了个妲己做后妈吗?

其实紫薇和小宝都是业余模特,我浓墨重彩地写他们,完全因为个人感情。他们和我的交往,大多和画无关。

而今天登场的小孙和夕瑶,则是非常专业的模特。夕瑶是平面模特,很多杂志上可以看见她那双水汪汪的狐狸眼,和那道深深的乳沟。

小孙名气更大,曾获得过国际模特大赛的季军。

我下月10号将在东莞举办个人作品展,很多画都是在他们两的配合下完成的。

先说小孙吧。

这哥们儿巨高,一米九一。中国的大个子,基本都长着一个看起来智商不及格的大饼脸。可小孙却是一个经典的巴掌脸。按选演员的标准,把他腿锯去十公分,天生的偶像派。我刚认识他那阵子,这小子出奇的秀气,红唇白齿,嫩嫩得,似乎可以滴出奶来。

可后来,为了事业的需要,他华丽丽地转生为T台硬汉。短发,浓眉,黑肤,深邃的眼神,棱角刚毅。最要命的是,他还留这一嘴小钢丝似的胡子。

这造型很接近国际大牌,但和我笔下的人物,却总是相去甚远。每次合作,我都再三要求他让自己清秀起来,起码,下巴颏要干净一点。

小孙在T 的出场费是比较高的,我这个穷画家,不可能按他的身价提供费用。我们合作很多年,完全靠的是交情,一是和我的交情,二是和夕瑶的交情。

夕瑶是个窈窕淑女,小孙是个君子,我则是那个占了便宜偷偷笑的人。

专业模特就是不一样。每次只要我把自己的创作思路和小孙一说,他立刻能用自己的身体,将我的设想演绎出来。甚至,很多时候,他改变了我的思路。。

比如,在《新婚之夜》这张画中,我本来设想地是:大肚子的新娘甜蜜的站着,而新郎则跪下,亲吻着老婆的肚皮,似乎在和小宝宝对话。

我简单地勾了草图,小孙反对。他以为,这样的组合,尽管画面很温馨,但没有思想深度。他建议我采用另一种方式表达,增加点冲突寓意。

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就设计了另一个场面:新娘还是站着,但新郎愁眉苦脸地坐在床边。小孙看了,依旧不满。他批评我,为什么这样直白?

两天后,小孙给我发来几张相片,全是他自己赤裸趴在床上的造型。他身体扭曲后绷紧,头深深地埋在床下,似乎在述说着一种不可言喻的痛苦。

他还对我说,最近没有锻炼,背部肌肉松弛。他就另外找了几张别人的图片,让我参考。

我接受的他的建议,创作出一张和起初构思完全不同的《新婚之夜》。

这小子,就是这样一个很较真儿的人。

前段时间有个杂志采访我,也称呼他为裸模,他气极了,坚持要和杂志社讨个说法,我制止了他。我说,连我都不怕,你还在乎什么?裸就裸吧,你有那裸的资本!再说,你也不是没裸过。

他很郁闷:杨老师,为什么这个社会都关注我们的肉体,而不是才华?

我无语。

南京画展的时候,小孙来为我剪彩。估计他是中国模特为画家剪彩的第一人吧。当时剪彩的有三位:张灵甫将军公子张道宇,德国学者洛克。这三人身高都在一米八五以上。我很郁闷,就没有上台和他们站在一起,我躲在角落一个人抽烟。

这个结果,还闹出了笑话。

当时,一个气宇轩昂的老画家正接受电视采访,点评我的作品,很多参观者以为他是杨林川,便排队和他照相。

他老兄也是个客气人,谁和他照,他都摆出大师的表情站在那里。每个人照完像,都握握他的手,说:

“谢你,杨老师。

他更客气了:不谢不谢,我姓王。

小孙帮助我创作了很多作品,但私下,我们没什么交往。这主要原因还在他的身高。偶尔和他上街,我感觉自己这个一米七七的老男人像个侏儒。

他是个穿着打扮很讲究的人,到哪都是一副明星的派头。我不行,按小宝的话说,“没见过你这样邋遢的画家”。我衣服上总是沾着颜料,很容易被人当成做油漆的民工。

我和小孙上街,估计大家都会以为这个明星家里正在装潢。

有次,小孙和夕瑶在艺校演讲,我做主持人。小孙在台上掏出一个银灿灿的金属打火机扬言:

“生命不止是表现品位这么简单,但是品位则一定要在生命里出现,对于男人来说,如果你用的都是一次性塑料打火机,那很可惜,你的品位还埋在深土里,有待挖掘。”

听到这个话,我很惭愧。我这辈子用的都是这种无品位的玩意,甚至,我经常还用火柴。有时候,火柴和打火机都没了,我只好把煤气点着,斗火。

去年秋天,小孙从青岛给我带来一桶海鲜,螃蟹比他那张巴掌脸都大。我这辈子没吃过这样大的螃蟹,感谢他让我见了世面。

但说实话,海蟹味道并不好,起码,比我们江南的大闸蟹差了许多。莫非,这螃蟹也要浓缩,才会是精华吗。

 

(未完待续)

 

又记,文章写好后,发给小孙看,他对我关于螃蟹的一段很不满,他留言:

“杨老师,我跟你说,你肯定没把青岛海鲜的美味做出来,下次我去找你时,我一定得亲自下厨,让你见识下青岛人怎么做海鲜的。”

好吧,我等着。

其实,只要是吃白食,我都觉得不错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530)| 评论(10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