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向王庆刚同学致敬  

2010-12-02 15:33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89年教书,难得被学生问倒,不想,昨日在江苏经贸学院讲座,被一个叫王庆刚的学生,顶在了讲台上。

没办法,咱词穷理亏,只好写此文,向我这个学生致敬。

王庆刚先生,杨林川向你敬礼,我佩服你的思想和勇气。

作日演讲的题目是“中国文化的危机”,但讲至中途,谈到“血统论”这个问题,我有感而发,信口云:

目前网络上对官二代、富二代的集体讨伐,何尝不是一种新的血统论?难道,天下的官二代、富二代门都是乌龟王八蛋吗,寻常百姓的孩子就没有违法乱纪的吗?为什么要一秆子打倒一船的人。这不公平,这是对人权的不尊重。

我其实只是随口说说,本无深意,但不料,学生王庆刚站起来,义愤填膺地质问我:

杨老师,你说我们谩骂官二代、富二代不公平,但谁对我们这些寻常百姓的后代公平?官二代利用了老子的职权,掠夺了我们公平竞争的权利,富二代,利用老子的财富,霸占了社会资源,请问,我们该怎么办,谁给我们一个说法?他们要公平,我们的公平在哪里?官二代、富二代生下来就有了未来保障,请问,我们这些老百姓的后代未来怎么办?我们以什么去和那些官二代、富二代公平竞争?

。。。。。。。

闻此言,我楞住,老实说,我回答不了他这个问题。这个问题太大,不是一个老师可以回答的,于是,我鞠躬,并回避。

回避归回避,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把自己昨天的观点阐述一下,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,我现在还觉得,尽管我们这些寻常百姓的后代有许多委屈,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有权利,把天下的官二代和富二代视为天生的坏人和敌人。

我知道,别看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一词成了网络老鼠,可假如投胎可以选择的话,估计会有大把大把的人,愿意出生在那个“官”和“富”的豪门。

厌贫贪富是人的天性,要不咱们哭着喊着奔小康干吗?能有个好爸爸当长工,让自己生而富贵,不劳而获,有什么不好?

我就羡慕!可咱没有那个福分,只能白手打拼。

没办法,这是命。我们总不能在出生的时候,就审查一下父母的级别吧。即使审查了又怎么样,难道摊到一个穷爸爸,你就憋回去,再从新投胎吗?

好在天下的父母,在爱护孩子这点上,都没什么差别,任你是达观显贵 还是寻常百姓,都恨不得把孩子含在嘴里,捧在手心,这是中国人的天性。

中国的父母,基本上都毫无保留地为孩子们奉贤一切。只不过,寻常百姓的父母,倾其所有,不过是往孩子碗里夹两块肥肉而已,而“官”和“富”们,却能在夹肥肉的同时,再给你几栋房子,和一辆跑车。

爱是一样的爱,区别的只是父母们的能力。所以,有个有钱有势的父母有什么不好?咱们干嘛一看到“官二代”,“富二代”等字眼,就要劈头盖脸的辱骂一把?

以我小人之见,社会舆论爱对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们发飙,这骨子多少有点迁怒的成分。嘿嘿,说不准还有点嫉妒的因素。

所谓迁怒,就是心恨甲,口骂乙。因为这乙是甲的后代。

所谓嫉妒,就是自己成不了乙。

众所周知,目前很多官员的形象实在不好,贪污腐败不说,仗势欺人的恶霸,也比秋后的蚂蚱还多。对这些个“官”们“富”们,老百姓骂的已经不耐烦了,也委实骂不出新意。于是,换个口味,开始骂他们的后代。

但,细想想,这何尝不是一种血统论,老子混蛋,儿子也一定是个混蛋吗?

正如我们没有办法选择降生豪门,同然,官二代、富二代们也没有办法落户到咱们这些小百姓的家里。精子和卵子的相会充满了偶然性,没有一个胚胎是带着原罪来这个世界上的,所以,也没有一个人需要为自己的出身买单。

诚然,今天是有不少狗仗爹势的二代们,在巧取豪夺,为非作歹,极大伤害着寻常百姓的利益和感情。可扪心自问,难道咱们老百姓的孩子,就没有这样的货色吗?

我看未必。

问题的关键还在这些二代们的父母,比如那个撞死人还有恃无恐的李衙内,其父亲李刚大人,如果自己没有以权谋私的先例,他的儿子,哪里还知道老子有着隐瞒人命的能耐?他还可能喊出:‘我爸爸是李刚”这样的豪言壮语吗?

三字经曰:养不教,父之过。今天这个话要改改,应该是:养太教,父之过。高衙内没有父亲高俅的言传身教,会整天带着一般狗腿子去欺男霸女吗?龙生龙,风生风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不仅仅因为“种”的原因,而是小畜生们看多了,便青出于蓝了。不是有句话叫;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吗?

所以,那些贪婪的官员和为富不仁的老子们要为“官二代和“富二代的负面形象负责。

同时,我们也应该相信,不是所有的“官二代”“富二代”们都有为非作歹的觉悟和胆量的。我有个哥们―――他很巧也姓李-------父亲是副部级的高官,比李刚高多了吧。哥们曾经在失业后找我诉苦,想混碗饭吃。我打趣他,找你爹去啊。他一脸郁闷:“找他?他除了会训我,还能帮我什么?”

我想,一个都不愿意运用权力为自己儿子找碗饭吃的父亲,还能培养出什么衙内吗?我这个哥们假如哪天也出了状况,还会想起报自己老子的名号吗?

同时,估计他这样的人,也不敢出什么状况,因为他懂得,自己的爸爸即使再官升两级,也不肯罩着他。

  象他这样的‘官二代’谁还忍心去骂他?我们开的了粗口吗?

世界上有个最牛逼的官二代,小布什,人爸爸是美国总统,够官了吧。世界上也有三级贫户出身的名人,叫陈水扁,他倒真没有什么粗腰杆的爸爸,可一样成长为贪污十几个亿的恶魔。

所以,我以为,不能仅仅从家庭出身上,判断一个群体的好和坏,更不能借助舆论的力量,一杆子打死一船的人。

这不好,这是对人权不尊重的另一种表现。

我们该追究的是:到底是什么原因产生出古代的高衙内,和今天的李衙内?为什么这些衙内们生生不息,大有市场?

我们更要搞清楚:这最严厉的一板子,该打在谁的屁股上,是衙内本身?还是他们为“官”为‘富’的父母?还是。。。。。。

其他?

 

文写完,再次感谢王庆刚同学,我会思考你的质疑。同时,我佩服你坦诚勇敢的品行,向你致敬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36)| 评论(14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