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林川的博客

加我微信,和我聊天,查找公众号:杨林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著名油画家音乐家

工作室电话:18651811495 (宁)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只是个玩家  

2010-11-20 15:20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做节目的时候,主持人介绍我一堆头衔后,又称呼我是慈善家,闻之,我差点没憋死。

实在想不到,捐了两个小钱,就成“家”了。这种搞笑程度,等于称呼居委会大妈为政治家,称呼小学老师为教育家。

我非但不接受,甚至还有点恐惧。打小就琢磨着成名成家,可假如这个“家”来的如此贬值和下三滥,咱不要也罢。

我不傻,我懂,媒体们一向喜欢把潘金莲抱到床上让你养养眼,再换成母夜叉陪你过夜,我才不上这个当。

过去有个老先生叫文怀沙,就给媒体调戏了一把,先是给人家带顶“国学大师”的帽子,可没几天又说人家大师是假的,老流氓倒是真的。

我算看明白了,这年头,除了绿帽子不变色,别的帽子,任你是红的、还是金的,都不靠谱。所以,没有视死如归的底气,最好什么帽子都别戴,否则,你迟早躲不过个“伪”字。

前些日子,有家杂志封我为两个著名:著名音乐家,著名画家,我恨极了。

想起曹操那句名言:这小子是想把我架到火上烤啊。在中国,音乐家、画家什么的帽子,常人还能戴吗,何况著名乎?

你著名了,别人怎么办?象范曾那号牛逼的主,都给人骂的狗血喷头,咱小人物,还不趁早躲躲?

不错,我是写歌,但那仅仅是混口饭吃。咱命好,分在音乐社团。还挂着一个小小的职务,你写的是狗屁,人都以为是交响乐,人家不是听你那歌,人是瞧你那位置。

但说实话,我其实真没有多少音乐感觉和天分,特别是写什么主旋律作品,我简直是外行。有时候,真觉得音乐这碗饭不是人能吃的,太难了。

有次学生问我,中国会出现贝多芬那样的大音乐家吗?

我说,难,即使有,估计也混不出来,如今混出来的,都是《春天的故事》和《亚洲雄峰》。

咱得理解,这是初级阶段,咱先不谈“艺”,先玩个“术”,好不好?但那“术”是好玩的吗?古人说过:术者,异法也。

在这个情况下,我还做音乐干吗?有饭吃就可以了,混吧。对一个抱定主意混音乐的人,哪位还好意思喊我音乐家,我就好意思抽他。

我无法为音乐争光,但起码可以不去亵渎它,这是咱的职业道德底线。

而画油画,原本是为了开心,这等于打麻经,游戏而已。

酒足饭饱,闲着干吗?泡妞的重任后继有人,儿子可以接班了;钓鱼的爱好,老爷子还没有传给我。青黄不接的时候,咱只有画画。好在以前还有点基本功,人搭着也聪明,画着画着,就有那不开眼的来买了。

看到钱,有种宝哥哥初会林妹妹的喜悦,狠狠地咬自己一口,知道不是做梦,画的热情更高了。这倒不完全是贪财,而是自己的能耐,得到别人的承人,这份快乐,等于打麻将起手就摸到清一色,原本严肃的表情,是免不了要轻松一下的。

在此,给大家透露个小秘密:都说我的画贵,我也承认,是真贵,贵的原因有三;

第一,       杨老师不等着钱衔口垫背。我有工资,吃喝不愁,自然犯不上降低价格委屈作品。我就开个天价挂墙上,要买你就买,不买看下家。我说过,你不稀罕我的画,可咱也不稀罕你的钱,是不是?咱们都是纸换纸,谁都不求谁施舍。

第二,       我不是职业画家,工作也忙,一年到头画不了几张画。人家要真是象买煎饼那样排队来买画,我还无法供应。所以,我就没有必要玩薄利多销的勾当了。

第三,       价格高点,也是自抬身价的手段。这年头,演员出场费都是抄作出来的假行情,我

干吗不整个高价给自己长脸?卖掉卖不掉无所谓,但贱不贱,那可意思重大。尽管中国有很多人贱价贵的腕,但老百姓全都以为一等价钱一等货,这也是没奈何的事情。咱是正宗土人,得适应中国国情啊。

看看以上三个内心独白,你该明白我不算画家了吧?最多,你只能说我是油画票友,即使哪天我耳朵也象梵高那样被割掉了,也是掉耳朵的票友。

这绝对不是自谦,这是中国艺术工作者目前必须有的智慧。

总之,我下定决心了,绝不允许自己叫什么家,也吐血抵制别人这样称呼我。各位要实在有称呼“家”的瘾头,我就自己抢注一个:玩家。

我是玩家,可以吗?

玩家者,胸无大志游戏之徒也。杨林川四十不惑后,忽然明白生活的真谛:活着,就是图个玩的开心。春花、秋月、猪头肉、昆曲、美色,麻将,诗经,无一不是开心的源泉。

世界上值得我们玩的东西太多了,同时,并不是所有的“玩”都需要“钱”和‘权’做后盾。比如,泡一杯绿茶,看着满天星斗,意淫着织女和嫦娥,这份幸福,哪里比韩峰局长写日记来的单薄?

当然,做玩家也需要几个条件:

一是,先要吃饱肚子。我无法接受一边肚子饿得鬼叫,一边弹琴作画的人生。曹雪芹一边喝粥,一边创作,那绝对不符合玩家的标准,所以,像他那样的家伙,是配不上玩家的头衔的。他命苦,只配当作家,他生下来的目的,就是为了在痛苦中成全一本伟大的《红楼梦》,让后人开心。

二是,玩家要过的真实。玩家可以不说话,但千万别说假话,你一说假话,就成了政治家了。

玩家没有什么野心,既无当官之命,也无发财之福,更无千古留名的奢望,所以,他根本没有说假话的必要,想啥说啥,想玩谁玩谁,敢于行二楞子的本色,是玩家的基本要素。 

很多读者说我写的文章真实,其实,谁都可以真实,但不是谁都敢于真实。越有雄心壮志的圣人,越要好好伪装。可咱一个老百姓,有伪装的必要吗?

何况,我写文章,等于做游戏,玩游戏再做假,就等于打扑克耍老千,失去游戏的意义了,你说是不是?

三是,玩家要聪明,要明白什么可以玩,什么不可以玩,比如政治,咱就最好别玩,那东西,玩不好就惹火烧身。

台湾有个玩家叫李敖,年轻的时候不懂事,玩政治,遭了,被抓进牢房做了苦力。后来这家伙发育成熟了,开始玩女人,玩文学,结果,成了大腕。他就是一个典型的从不会玩到会玩的代表。

人贵有自知之名,我觉得“玩家”这个称号算为我量身定做的。杨老师自刻大印一枚:小小玩家。

以后哪位再冠我以恶心头衔,杨老师一定出印示之:

瞧好了,别乱喊,咱是玩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60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